粟裕孟良崮决战张灵甫前夕,华野6纵为何牢骚满腹

2018-05-16 18:41 来源:www.ititt.com

  原标题:粟裕孟良崮决战张灵甫前夕,华野6纵为何牢骚满腹

  上文说道,在得到中央军委支持后,陈毅、粟裕改变了原先制定的战术。

  命令下达之后,眼瞅着要打的仗不打了,有些指挥员不能理解。不过,随着对政策认识的深入,大家很快就得达成共识,那就是坚决拥护陈毅、粟裕的决定。

  统一认识之后,陈毅和粟裕下令,主力部队向孟良崮转移,这里就是二人为整编第74师选择的葬身地。

  孟良崮,位于蒙阴东南60公里的芦山山区顶峰,海拔500余米。沂蒙山区的山峰与别的地方不太一样,长的非常古怪,四周陡峭,形同圆柱,顶端比较平坦,可以种田,当地人称之为“崮”。据说,沂蒙山区有72崮,此时张灵甫率领他的整编74师就据守在芦山、孟良崮等几个山头、几条山谷里。

  孟良崮战役,在1947年5月13日正式打响,粟裕在前线指挥作战,他把指挥所放在坦埠以西艾山脚下的岩洞里。当地人称这个洞为“老君洞”,战后改名为“将军洞”。

  从这个洞向南,一直到孟良崮,是一片开阔的山间平地,也是华东野战军正面阻击国民党军的战场。在艾山南麓,可以用望远镜直接观察战场的情况,这种地理位置,让粟裕很是满意。

  粟裕认为,实现战役决心的第一个关键问题是隐蔽我军的意图,让敌人猜不透我军的真实目的,在不经意间,完成对整编74师的合围。于是,他命令几个纵队秘密地堵住整编第74师前进的道路,切断他们的退路,隔断他们与左右两翼的联系。

  华东野战军的各纵队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完成了合围。

  此时,我军的士气可谓空前高涨,尤其是第6纵,恨不得马上进攻,与整编第74师再决高下。

  华东野战军第6纵和整编第74师,是一对死对头,老冤家,两者结怨在第二次涟水战役。

  第二次涟水战役,发生在1946年12月,整编第74师在国民党军其他部队配合下,再犯涟水。此时,陈毅、粟裕正在北线准备宿北战役,坐镇南线的谭震林决定来个硬碰硬,将王必成6师摆在涟水南面,对决74师。

  这个6师,就是后来华东野战军的6纵。

  12月3日,74师和其它国民党军队正面排开将近100门重炮,对解放军阵地暴雨般倾泻而下,把整个战场犁地般的翻了一遍。随后,坦克引导着74师步兵向解放军阵地发动猛攻,经过两日激战,6师坚守的第一线村庄先后陷落。

  12月5日夜,王必成发动反击。74师的美制M1917重机枪在暗夜中织出严密火网,6师冲锋受挫。随后74师发动进攻,在9天9夜的血战中,6师官兵英勇顽强,始终将进攻之敌阻击在涟水南面。

  看着逡巡不前的国民党部队,王必成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张灵甫快支撑不住了。他哪能想到,其实敌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张灵甫进攻涟水南面仅仅是佯攻,正当6师在涟水城南面苦战之际,他亲率74师主力绕道从西面直扑涟水。14日拂晓,74师主力在城西突然出现,第一道防线当天就被突破。傍晚,整编74师的兵锋进至废黄河大堤。6师急忙抽调一个旅返城。然而,74师动作异常迅猛,集中重兵向第二道防线强攻,突破多处解放军阵地,涟水形势万分危急。15日上午,奉命支援的6师16旅赶到。74师在兵力和火力上都占压倒优势,王必成亲自赶赴城西前线,6师的敢死队呐喊着,端着卷刃的刺刀,硬是把74师赶了下去。当夜,谭震林紧急命令6师的18旅也回援涟水城。

  如果是对其他国民党将领,也许战场形势会就此出现转机。然而战场上的张灵甫像狐狸一样敏锐狡猾,他抓住王必成援军未到的战机,调集城西和城南两大进攻集团,共同集中炮火向解放军城西阵地猛烈轰击。敌军依靠数量的优势,从多处冲决解放军的防线,涌向涟水城垣。

  中午时分,74师从涟水西门、南门先后突进城内,与解放军展开了血战。经受过严格巷战训练的74师,以班排为单位,充分发挥美式火焰喷射器和M1“巴祖卡”火箭筒的威力,与解放军进行逐街逐屋的争夺。城内鳞次栉比的房屋,再战防炮和迫击炮的炮火之下纷纷倒塌;纵横交织的街道,被火焰喷射器烧得条条焦黑。

  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解放军守城部队在当天下午先后撤退。6师主力撤出时,虎将王必成凝视着涟水城内冲天的浓烟烈火,青筋暴露,死盯不动,最后被警卫员和参谋人员强推北去。

  第二次涟水之战,我军共毙伤敌军8000余人,但自身也付出了重大代价,仅6师就有5000多名指战员血洒疆场。在6师的作战史上,如此的伤亡是前所未有的。尤其令王必成痛心的是,有些部队被困在城里未能冲出,绝大部分壮烈牺牲。

  涟水失陷,华东野战军主要领导同志决定将王必成撤职查办。但粟裕了解王必成,认为他是一员不可多得的战将,主张改为留职检查。这也许是虎将王必成一生中最难堪的时刻。他对陈毅、粟裕说:“日后打74师,绝对不要忘了我王必成的6师!”

  听罢此话,粟裕当即将华野参谋长陈士榘招到面前说:以后凡我华东部队组织歼灭74师的战役,一定让6师参加,一定让王必成同志参加。并嘱咐将此命令记录存档。

  在孟良崮战役即将打响的时候,据守鲁南的6纵的指战员们听到战火声离自己越来越远,心中十分焦急,军中开始出现了一些气话,“司令把我们忘了,把我们仍在这里吃闲饭!”

  “我们6纵怎么了,凭什么不能啃硬骨头!”

  这些话传到粟裕耳中,粟裕笑了笑,连忙给王必成下了一个命令,就是这个命令,敲响了整编74师的丧魂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朱文龙

  图片来源于网络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