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深入厦门市医调委体验调解过程

2018-05-19 17:43 来源:www.ititt.com

  原标题:记者深入厦门市医调委体验调解过程

  “背靠背”调解找到突破口

  福建法治报-海峡法治在线5月15日讯 发生医患纠纷,找厦门市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调解,这是近年来不少厦门市民达成的共识。作为医患间沟通的桥梁,医调委的调解员是如何进行工作的?近日,记者来到厦门市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看调解员如何现场调解一起医患纠纷。

  产生纠纷 调解介入

  “是医院方面存在过失才造成了我丈夫极大的身心损害。”“在处理病患的过程中,我们医院的操作流程是完全符合规定的……”因为一场医疗纠纷,患者家属与医院近日共同向厦门市医调委申请调解,调解员周德云认真聆听着双方的诉求。

  从2010年8月厦门市医调委成立以来,周德云几乎每天都要面对各种不同的医疗纠纷,从聆听、调解到最后达成调解协议,她的工作就是为医患双方架起一座沟通的桥梁。

  “患者姓王,今年67岁,2017年8月27日因患肠息肉入住某医院治疗,但在手术前因低钠症导致癫痫等症状,生命垂危。虽经过医院救治患者于今年1月19日出院,但据家属介绍,患者至今还未完全康复,脑功能受损,记忆力严重衰退,肺部感染,只能卧床,生活完全无法自理,严重影响了日常起居及生活。对此,家属认为医院在救治过程中存在不足,双方无法达成共识,所以就申请我们介入进行调解。”调解开始前,周德云简单地向记者介绍了此次纠纷的原因,“这是双方第一次面对面调解。”宣读完调解纪律后,双方当事人分别阐述了各自诉求,尽管鉴定报告明确患者是因低钠症而导致的一系列症状,但患者家属仍对医院的救治措施存在质疑,眼看调解陷入僵局,周德云向双方提出了“背靠背”调解。

  “‘背靠背’调解的意思就是单独调解,这样无论是患者家属还是医院代表都能够敞开心扉,我们作为调解员也能更好地开展工作。”除了医疗调解以外,周德云也是市劳动争议仲裁院副院长,多年的调解经验让她能够在各类纠纷中找到突破口。

  针锋相对 医院知错

  随后,医患双方离开调解室稍作休息,调解员与现场的医学专家及法学专家商量后决定先与医院方面进行商谈。

  “整个案件我们都已经了解清楚了,现在的问题是,患者在做肠息肉手术前发生不良反应,你们是否有做好补救措施?”周德云向医院代表提问道。

  通常情况下,病人在做肠息肉手术前需要先将肠道内东西清理干净,这一过程需要有一定的药物加以辅助,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泻药。而服药过后,王某开始出现意识模糊、身体僵硬等系列症状,如患者家属所述,如果这段时间内医院方面有采取举措的话,后面的情况未必会发生。

  “在发现王某出现的不良反应后,医院及时停止了手术,并对患者的病因进行了诊断,已经尽到应有的义务。”医院代表表示。

  “但据病历单上显示,医院在确诊了王某手术当天出现不良反应后,并没有及时注射药物,而是过了两个小时才进行注射药物。其间导致王某不间断抽搐、口吐粉红色泡沫状分泌物,导致王某身体受到二次损害,这算不算延误治疗?”周德云的针锋相对顿时让医院代表词穷。

  “其实我也知道医院的救治措施没有问题,只是程序环节有些拖沓。”周德云顿了一顿又接着说道,“但就是这一拖,却耽误了病人最佳治疗时机,你说你们有没有责任呢……”

  半小时的谈话,医院代表已经明白了自身的过错,而且对于赔偿问题,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赔偿金额底线。

  循循善诱 达成和解

  随后是与患者家属的沟通,在与患者家属单独谈话时,周德云提前与记者沟通,因为医院方面已经妥协,所以在做好家属的情绪安抚的同时,要引导他们合理进行索赔的意向。这让记者第一次感受到,调解工作并非仅仅是要把双方关系调和,也要理性引导纠纷处理。由于患者家属在谈话中一再要求医院赔偿,于是周德云便直接提出:“那如果要赔偿的话,你们对于赔偿的金额数目如何打算?”于是,谈话方向转向对于赔偿数额这个话题。

  之后,双方再次坐到调解室时,已经没有开始的剑拔弩张。得知医院提出的赔偿方案后,患者家属开始针对赔偿金额问题进行讨论。

  “非常感谢,要不是你们从中调解,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随着周德云的循循善诱,将近两个小时的谈话,让李某家属情绪逐渐缓和。最终在多方面的努力下达成调解协议。随着双方分别在医疗调解协议书上签字,纠纷也得以解决。看着双方都露出满意的笑容,记者也打心底为他们感到高兴。

  调解有门道

  据了解,厦门市医调委成立于2010年8月31日,目前调解专家库共有成员726名。数据显示,去年一年里厦门市医调委共受理并组织调解医患纠纷案件116起,已调解成功101起,动态调解成功率87.1%,患方索赔金额3250万元,协议赔偿总金额955万元。

  “我们每年都会举办调解员的培训会,同时定期与卫计委等医疗单位开展纠纷处置的联席会议,把每年处理过的医患纠纷案件进行分析,从而提出阶段性的防范建议。”厦门市医调委的工作人员林寿余告诉记者,如今他们解决医疗纠纷基本分两种情况:相对简单的纠纷调解员会根据经验进行分析,然后快速对双方进行调解;如果是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特别是跨科的案件,将组织3人专家小组集体讨论,这样对双方都有说服力。

  此外,厦门市医调委还对所有调解案件坚持做好跟踪回访,追踪协议履行情况、沟通案件后续进展或引导进一步寻求合理途径解决,确保医疗纠纷得以有效化解。对于重大医疗纠纷,市医调委适时主动介入现场引导,从专业角度积极宣传医疗纠纷有关途径和法律常识,并根据调处经验、典型案例等提出合法、合理的处理建议,防止“医闹”事件发生或升级,有效维护了正常诊疗秩序。

  (本报记者 叶小佑 实习生 张文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