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故事|戎马一生,一位八路军讲述亲历的战斗

2018-05-24 16:54 来源:www.ititt.com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军报记者与众多网络媒体共同发起,“崇尚英雄 精忠报国”大型网络互动。重温民族脊梁的英雄事迹,也寻找普通人身上的报国故事。

  今天,让我们听一听英雄的故事。

  一枪没放,拔掉据点活捉伪军队长

  在各种大大小小的战斗中,有这么一场战斗,一枪也没放就取得胜利,父亲印象深刻。

  1945年左右,在山东日照一个村庄里有伪军一前哨据点,驻着伪军一个中队,约有20多个伪军,由一名中队长率领。一天夜里,父亲所在的26团4连,决定在村中地下党内线的配合下,夜间偷袭拔掉这个据点。

  大约夜里12点,在村中地下党人员引导下,悄悄摸进村子,直扑伪军所在院子,连长派人解决掉院子正门外哨兵,一排就从正门边围墙爬进去打开院门,父亲带领2排6班,从院子后面爬墙翻进。院子里有三间房,左右两间房没有灯光,只有正屋有亮光,身为班长的父亲,端着三八枪带领全班直扑正屋。透过门缝看,屋里有个伪军正躺在床上抽大烟,旁边放着驳克枪。父亲猛地一脚将门踹开,一个健步冲进去,跳上土炕,一脚踩住驳克枪,刺刀直指伪军中队长的胸口:“不许动,我们是八路!”这个伪军被父亲震慑住,一动不敢动,班里的战士一拥而上,将其捆住,经过盘问,被捆了的正是这个据点的伪军中队长。父亲活捉伪军队长的同时,其他排的战友也同时行动,将院内其它房中的伪军,在睡梦中一一擒获。整场战斗三四十分钟,没放一枪。连队押着俘虏,扛着缴获的枪支弹药撤回根据地。

  我的父亲

  三八大盖对阵驳克枪,一打二完胜

  那是1945年春,26团4连在根据地边缘,敌我拉锯地区单独游击,为防止日军偷袭,连队每晚都宿营在不同的村庄,经常后半夜突然起床,连夜转移到第二个宿营地。这天夜里,父亲接到命令,去团部送一份情报,情报送达后,须连夜返回传达团首长指示,连队今晚就在此村宿营不再转移。

  父亲送完情报返回村庄时,已是凌晨4点多。当父亲躬着身,提着三八枪,悄悄进村时,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仔细一瞧,发现村边上明暗二道哨不见了。难道是自己隐蔽返回,没被哨兵发现?这不可能,战争年代,哨兵就是连队宿营时的生命保障,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哪敢偷睡!再说明暗二道岗哨,不可能他摸进村子时还不被发现,那哨兵到哪去了?正当他沿着房沿阴影,边走边寻思时,透过昏暗的晨光,父亲隐约看到前方村道上有几个身影,迎着他悄悄摸进村来。父亲突然明白过来:不好,连队宿营地移转了,迎面而来的人十有八九是偷袭的敌人……

  情况不妙,父亲急忙收住脚步,悄悄往后退,但也不敢转身就跑。父亲退着退着,还是让对方发现了:“站住,谁?”父亲一看被对方发现了,掏出一枚手榴弹,拉火投向对方。手榴弹爆炸时,父亲立马转身向村外狂奔而去,敌军起身追击过来。这时,天色微微放亮,追出村子的敌军,发现父亲只有一人,两人立功心切,放开脚步展开追击战,边跑边用手中的驳克枪向他射击。父亲一出村子,向着约二里地外的山上跑去,一路狂奔跑到山坡下。

  此时的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喘得要命。刚上山坡他就想:不能再跑了,必须反击!也许是上了山,有了“我的地盘我做主” 的感觉,胆也壮了。父亲停下脚步,移过身,找到一棵松树倚靠,端起手中的三八大盖枪。父亲定了定神,举起三八大盖瞄向200多米外还在追击的两个敌军,调整好呼吸,瞄准最前面的家伙,一枪把他放倒了,父亲接着推弹上膛,瞄准第二个家伙,然而这家伙比较灵活,见前面的人被一枪打倒,急忙伏到一个坟头后,与父亲展开对射。野外战斗,驳克枪哪是三八枪的对手,父亲又是排里的特等射手,他在山坡上不断的变化阵位,最后悄悄移动到距对方不足100米的地方,瞄准敌方从坟头后探出的胸部,屏住呼吸,一枪将他放倒。

  父亲这才敢坐下来喘口气,此时天已大亮,村里没有敌军再追出来,他决定下到坟堆查看被打死的两个敌军,他躬着身子,手握三八枪,来到敌军尸体前,两个人都被他干掉了,父亲将缴获的两支驳克枪和两条皮弹匣带,挑在三八枪上返回山坡,这时从半山腰上传来呼声:大个子,大个子,你还好吗?父亲听出那是排长的声音,一定是他们听到枪声,带人来接应他了……

  父亲的排长听到枪声,猜测他遇到了伪军,正带着战友们赶下山来接应。父亲往山上猛跑,当见到战友们,父亲脚下一软,反而觉得跑不动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感动。

  (任宇)

  我的老兵爷爷

  踏上归乡的行途,列车在原野上一路疾驰,两边的村落逆行而去,远处的炊烟袅袅升至云盘。相起三年未曾相见的爷爷,一位年近80岁的老人,心中便涌动着急迫的挂牵。

  爷爷的故事有好多,他总是说不完,我也总是听不够。“那里天气很热,总是下雨,美国的飞机就在头顶上飞,飞得特别低。我们就用高射炮打,高射机枪不停地扫射,然后眼看着那飞机冒着烟往地上栽……”每当讲起当年的事情,爷爷就会变得兴致勃勃,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

  与班级战士合影

  1964年8月,时年23岁的爷爷响应国家号召应征入伍,随高炮第63师第一批进入前线,毅然踏上硝烟弥漫的战场。

  在一次战斗中,敌军投下的一枚炸弹落在了炮兵阵地上,一声巨响,伴随着飞溅的弹片和泥土,强大的冲击波把几名战士震飞出去,失去了意识。爷爷不顾漫天的浓烟、泥土和石块,冲上去抢救战友。弹坑被沙砾厚厚掩埋,没有工具,爷爷就用双手去挖,顾不得手指上直流的鲜血,终于把战友救了出来。就在他扛着第二个战友撤离时,又一枚炸弹落下,弹片飞出击中了他的左小腿,深深地嵌进皮肉。爷爷忍着剧痛,冒着生命危险,匍匐在地把战友从危险区往出拉。敌机持续轰炸,为了保证战友的安全,爷爷就趴在他身上,用自己的身躯护起他的生命。

  与班级战士合影

  两位被救战友中,一位已经离开人世,另一位年近90,依然与爷爷保持着联系。“你爷爷救过我的命!”当这位老人见到我的时候,嘴里不停地叨念着这句话,目光呆滞,却泛动着泪花。

  风华已逝,风烛残年,遥想峥嵘岁月,青春年华,战友间纯粹的情意,真挚的友谊,即使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依然最为难忘,最为动容!

  爷爷荣立的二等战功

  战斗结束后,爷爷荣立二等功,指导员推荐他火线入党,爷爷却拒绝了。“我的政治觉悟还不够高,党性还不够强,还要再学习,再进步,把机会留给更优秀的同志吧!”爷爷当时这样说。后来在指导员和连长的再三要求下,他才勉强接受。入党后,爷爷说身上的担子更重了,更要努力为国家做贡献,不辜负组织的信任和培养。即使后来爷爷离开了部队,依然始终如一地去践行一名党员的责任。

  被赠与徽章

  爷爷是军人,是党员,更是我心中的英雄。军校毕业时,我跟爷爷商讨去哪里工作,爷爷告诉我不要有私欲,不要打自己的小算盘,国家需要你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也谨遵着爷爷的教诲,奔赴祖国的边疆。虽然远离都市,远离繁华,但我却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贴近内心,贴近祖国。

  风吹着雨花,轻抚着树上嫩芽,也温润了爷爷的拐杖。岁月深处爷爷那步履,我静静望着、想着。此时,只想时光慢些脚步,愿岁月温柔对待这位老人。

  (姚军口述,宋国奇整理)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今天,@军报记者与众多网络媒体共同发起,“崇尚英雄 精忠报国”大型网络互动。一起重温民族脊梁的英雄事迹,也寻找普通人身上的报国故事。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参与全网互动活动:1、寻找、分享自己家族的英雄故事(不同年代的报国家书、老物件、报国故事等),将相关照片、视频、文字,发送至jfjbwx@163.com

  2、通过新浪微博平台,上传发布相关照片、视频或撰写文字故事,加话题#我们家的报国故事#?并@军报记者

  3、通过微信平台,给军报记者公众号留言,上传照片、短视频或分享故事。